专家随笔

我是精神病人吗?——心灵在哭诉

深圳心理咨询与催眠心理治疗专家黄丽娟

 

张晓东(化名),男,45岁,因焦虑恐惧被妈妈带来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中心接受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与催眠心理治疗。晓东吃精神病药三十年了,几十年来没法正常工作,生活上需要妈妈照顾,一直未婚。

三十年前的晓东是一个聪明懂事、有远大抱负的少年,因为被“权威”专家贴上了“精神病”的标签,一生都被毁了。

15岁那年,争强好胜的晓东考试发挥失常,非常痛苦。那天下着大雨,他光着上身在雨中不停地奔跑,被同学看见了,同学立即报告老师。老师感觉晓东的精神错乱了,非常紧张,赶紧打电话给晓东的妈妈,妈妈很紧张担心恐惧,派人要把儿子送进精神病院,儿子坚决不从,大喊大叫,被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捆绑起来,送进精神病院。到了精神病院,晓东还是强烈抗议,拼命挣扎,要求放开他。晓东哭喊得声嘶力竭,但是没人理会他,反而因为他不配合医生,给他做电休克治疗。

接下来的治疗简直成了晓东的“宿命”,他从此开始吃药和反复住院。他从学校退学,短暂地尝试过工作,但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他的反应能力受到抑制和削弱,被单位辞退回家,从此跟生活隔离开来。30年过去了,如今的晓东已经是45岁中年男人,一个终生吃药的精神病人,生活中的支持资源已经很稀薄了,自身的适应能力也很薄弱,内心的改变动机也微乎其微了。

三十年前的晓东只不过是考试失败太痛苦了,在雨中奔跑缓解痛苦情绪。如果当时有人理解他,安慰他,开导他,他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但老师认为他“疯了”,妈妈认为他“疯了”,送到医院,医生也把他当“疯子”进行强制抗精神病治疗。出院后精神虽然恢复正常了,但强烈的药物副作用让他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脑子反应迟钝,记忆力下降。本来就自尊心极强、内心很敏感多疑的他变得越来越自卑,越来越孤僻,最后完全把自己的心灵封闭起来,成了一个真正的心理障碍患者,终生服药,生活需要妈妈照顾。

有一位50岁的女性,因为与丈夫的关系存在问题而前来寻求帮助。让她更困扰的是,两年前她被一个心理学教授贴上了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标签。这个“权威”的诊断让她陷入更深的焦虑,以至于她重新鼓起勇气前来寻求咨询时,我花了不少时间来处理这个诊断标签,才让接下来的辅导变得畅顺起来。

我体谅理解她的感受,跟她一起分析探讨遇到的问题及其产生的来龙去脉,引导她看到自身的优势以及生活中可利用的资源。然后寻找具体的处理方法,并鼓励她采取行动,尝试改变,她的情绪逐渐平和,心态逐渐阳光。不久,她打电话来说,她跟丈夫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心理治疗不宜贴标签,把活生生的生命套进一堆病理的词汇中加以定义,只会让当事人感到自已是病人,这是一种消极暗示。

比如有一位老母亲,她有时会独自一人喃喃自语。她的儿女们会如何解释这个行为呢?他们可能把母亲的自言自语解释为“母亲感到孤独”,继而的反应就是多关心一下母亲,多花一些时间陪伴母亲;他们也可能把母亲的自言自语解释为“母亲疯了”,结果就是把母亲送到精神病院,把她隔绝起来,让她变得更加孤独。可见,解释不同,处理方式也不同,结果会大不相同。

好的医治者总是能够做到“从不好中找到好的”,帮助当事人反思他的存在,从中看到自身的条件和生活中的资源,对问题形成新的理解,树立解决问题的信心,并且重新选择。

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专家:如果心理治疗只关注来访者的问题,而缺乏对来方者这个“人”的关心与理解,就不能与之建立关系,不管诊断怎样准确,也不会产生治疗效果,甚至会强化问题,使问题固着下来。

我们对一件事情可以有不同的阐释,不好的阐释给我们造成困扰,好的阐释给我们带来好的心态和积极的行为。因此我要强调:不是事实,而是解释。对人的行为做出不好的阐释,就是贴负面标签,这会给当事人造成损害。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