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随笔

我是精神病人吗?——他的心灵在声泪俱下地哭诉

深圳心理咨询与催眠心理治疗专家黄丽娟

 

陈伟业(化名),男,50岁,30年前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此后一直接受药物治疗。无意中看到了我写的书,特地从外地来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中心找我做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与催眠心理治疗。

伟业讲述:1977年,“文革”结束后恢复了高考,我积极报名参加考试,非常勤奋刻苦,但还是没有考上,我感觉有很多人瞧不起我。又因为报名时在“家庭成分”一栏,我本来应该填写“中农”的,但我父亲叫我填“干部”,我听从父亲的安排,但过后总感觉这样做是在欺骗组织,心里既害怕恐惧又自责内疚,精神很紧张,晚上睡不着觉,头脑里有很多很多解不开的结。

最后想到“一切东西都可以分为两大类: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这时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唯物主义可以与唯心主义相结合,统称‘物心主义’”。至此,我头脑中觉得一切问题都可以解释了,越想越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理,越想越兴奋,高兴得与周围的人分享我的快乐。可是我周围所有的人,包括我的父亲母亲,都认为我得了“精神病”,父亲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住院半个月。最后母亲说服父亲签字“自动出院”,把我从精神病院领了出来。

从此在父亲严格控制下,我天天中午、晚上服药。服药有半年多,之后去单位上班。但因服药的缘故,睡眠时间很长,早上起不来,不能按时上班,故自行停了药。但停药后出现药物戒断反应,情绪烦躁不安,又被送进精神病院。从那时起,我反复进出精神病院,进院的原因一般都是停药,现在我还在服用较大剂量的“维持量药物”。我现在50岁了,已病退。病退工资很有限,现在我们一家人生活很艰难。

我想向您请教的是,我当初夜里睡不着觉,思考许多问题,后来突然头脑中一亮:“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可以结合”,这是不是“精神分裂症”的开始?我实质上是不是精神病人?为什么后来一停药就不正常呢?我的“病”能治好吗?以后可以停药吗?

答案:不是精神分裂,完全可以治好,可以停药,只是不能突然停药,因为突然停药会出现药物戒断反应。

伟业在“文革”后参加高考,因为没有考上,他的感受是:“很多人瞧不起我”。这种感受给他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涉及填表,第二重压力又来了:他的家庭成分本是“中农”,父亲却让他在家庭成分一栏填上“干部”。这让伟业有一种“欺骗组织的感觉”,因而他心里“既害怕恐惧又自责内疚”,为此“晚上睡不着觉”。他在痛苦情绪中拼命挣扎,像一个落水的人,总想找到一种方式从中走出来,这时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物心主义”。

我们怎么看“物心主义”?对于周围的人来说,它当然很不现实,很不正常,但对于陷入焦虑的当事人来说,却是让他脑中一亮的“真理”。然而,这个“物心主义”也是一种应激反应,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妄念,它跟当事人一时无法摆脱的困境联系在一起。我们可以设想,在当时的情景之下,如果当事人得到来自环境的情感支持,如安慰、接纳,使他的情绪得到疏导,进而帮助他找到现实的应对策略,他就会很快度过这个受到事件冲击而产生的负面情绪状态。可惜的是,他被父亲送进精神病院,在那里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这诊断就等于把当事人的问题固定下来了。自此,当事人开始了药物治疗和反复住院的治疗史,而也成了他的生活史。

当事人的父亲做了三件事:(1)在孩子填表的时候,建议他在成分一栏里填“干部”,这给当事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与冲突;(3)在服药问题上,对当事人“严格控制”。父亲的所作所为,当然出于良好的动机,他要求孩子填“干部”,是希望孩子政审过关,有一个好的前途;他把孩子送进精神病院,是为了孩子尽快得到医治;他监督孩子吃药,是为了让孩子不至于“犯病”。

但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父亲这些行为正是导致孩子“生病”,并且终生得不到真正的医治。可以猜想,这是一个太过强大、强制、刚愎自用的父亲,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他可能给儿子造成了长期的心理压抑,导致儿子的自我太弱,表现为:面对现实困难,会过于敏感,反应过度,太在乎周围人的看法,太容易受到环境的牵制,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太容易受到他人的控制(如父亲的操纵)。

精神病治疗有一套诊断标准,而且是由掌握这套诊断标准的权威医生操作。但是,这套权威系统就是真理吗?生命何其珍贵,生命现象何其复杂,就用这一套固定的、标准化的“真理”进行对号入座般的处理吗?“物心主义”与当事人遭遇高考失败的刺激有关系,当时,他陷入心理危机,出现惊恐、焦虑、茫然无助的情绪反应,他试图寻求一种方式把自己从这种困境里拔出来,但他找到的不是一条现实的路,而是一种不现实的解决之道,它的确具有一定的妄想性质。因此,精神病医生把“物心主义”诊断为“精神分裂”。让这个人一辈子吃抗精神病的药,让他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人道吗?

在当事人当时的理解里,“物心主义”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结合。如果我们进入一个更开阔的视野,这也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理论体系,那它与“精神分裂”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在文学中有这样一个问题:浪漫主义文学和现实主义文学可不可以结合?问这个问题的人不是精神科医生,也不是心理治疗师,而是文学教授。不管回答“可以结合”或“不可以结合”,都不会被诊断为患了精神分裂症或关进精神病院。相反,如果讲出一套“可以结合”或“不可以结合”的道理,还会被看做是有理论思考能力的人。

即使“物心主义”是一个“妄念”,具有精神分裂的性质,也不一定就那么可怕。可怕的是,当事人从20岁就被送进精神病院,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且自此在父亲监管下长期服药,30年靠药物控制,“症状”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控制,当事人的生命效能却受到抑制,活得很压抑,很低落,心有不甘而又无可奈何。以至于到了50岁,他还在问:“我实质上是不是精神病人?我可以停药吗?我的病可以治愈吗?”面对这些问题,一个医治者的心都会发抖。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