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1

一位严重的顽固性失眠患者心理咨询治疗的部分过程

求助者(一位45岁的女性失眠患者):老师,我已经两天两夜彻夜未眠了,全身无力疼痛,心无法安宁,恐惧害怕折磨着我。我一点信心也没了,第一天彻夜未眠时我发狠说睡不了大不了一死,一下突然就像放开了,一整天就像正常人。可接连两晚彻夜失眠,却又让我再次沉浸在担心恐慌的负面情绪里了。如果我不上班,因为无所事事更让我不得安宁。

心理咨询师:前段时间睡眠怎样?
求助者:前段时间睡眠时好时坏,能睡上几天,又有一天彻夜失眠,反反复复地,这两天加重了。

心理咨询师:感觉你是因为精神太空虚,缺少精神寄托导致的失眠,跟大多数人的失眠不同。你没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婚姻不幸福,女儿不在身边,女儿也不需要你了,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生活圈子太小,没有精神支柱了。建议加入什么组织,比如什么宗教团体(如佛教、基督教等),或什么义工联等互助机构。我曾经有一些客人,她们是国家公务员,因为长期从事枯燥的一成不变的工作,毫无成就感而陷入抑郁烦躁失眠之中,后来离职后就好了。有梦想,有目标,有盼头,有希望,这就是心灵的阳光,然而你的心灵长久缺少阳光,长久沉浸在黑暗之中。在黑暗当中,会滋生出巨大的恐惧的,自然就失眠了。就算你持续几天睡好了,但是缺少梦想、目标、盼头,这些基础依然没有改善,所以还是失眠。

求助者:其实我也一直在工作,我的很多病人在我的理疗下一个一个地好起来了,也是有一定成就感的。我的颈椎一直疼痛,平时也疼痛,如果睡不着的时候,就更加痛了,不光颈椎,腰椎也痛,手也痛苦。睡不着的痛苦,全身疼痛的痛苦,这种痛苦让我承受不了,太恐怖了。
本来我也是准备换一个工作的,这个工作是有点推销的性质的,需要培训一个月,我已去面试了,但是失眠让我的精神状态太差了,注意力无法集中,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记忆力也很差,我担心我这种状态胜任不了这个工作。我也仔细地思考自己的问题,我感觉我太害怕痛苦了。失眠的时候,会这里痛,那里闷的,很难受,这种难受跟我以前荔枝中毒的症状一模一样。
女儿读大学之后精神空虚当然也是原因。很痛苦的时候,我就会乱想,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但是真的想到死,我又会害怕,想着用刀割自己那种痛苦,想着上吊死的那种痛苦,想着跳楼死的那种痛苦,想想都可怕。如果能有一把手枪对着头脑,或是对着心脏,一下就解脱了,我就敢。但是又不可能有这种情况,我又承受不了痛苦,于是极力想摆脱,不接受这种痛苦。越不接受痛苦就越痛苦,越痛苦身体就越难受,身体越难受就更加地负面联想,想什么就来什么,越想越坏,把自己折磨得痛不欲生。
我转换不了这种负面思维,太可怕了。我昨天就对自己发狠了,睡不着就睡不着,大不了就去死,死不了就给我好好地活,我不在乎了,我无所谓了,我豁出去了,突然好像云开雾散了,什么包袱都没有了,很轻松了,还唱着歌曲去上班,一整天也很舒服。但到了晚上,我又被它打败了,我在想,人不睡觉可以持续多久?身体能承受失眠的极限是多久?于是又开始害怕恐惧了,我害怕我真的撑不住了。我希望能得到老师的指导,怎么才能有信力去战胜这种恐惧?怎样才能摆脱这种负面思维?我该怎么做?
心理咨询师:我知道了,你的内心有一个小孩,这个小孩很娇弱无助,很害怕痛苦,很希望有人来理解她,安慰她,陪伴她,呵护她,鼓励她,给她支持和力量。但得不到,所以她不断地负面联想,越想越恐惧,越恐惧越失眠,越失眠越痛苦,越痛苦越害怕,严重恶性循环。

求助者:呜呜呜!老师,我看到你这句话我忍不住就哭了,我就是这样的,你说对了。我真的很害怕,我真的很无助,我太害怕痛苦了,我太害怕失眠了,我不接受这份痛苦,我不接受我自己,我一直在逃避,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接受这个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其实我也一直在安慰我自己,对自己说,其实你真的很坚强了,哪怕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软得像棉花一样,你也坚持去上班,坚持每天地运动,同学让我去吃饭,我也坚持去了,你真的很坚强了,你已经很棒了,你已经很尽力了,但还是不管用,还是整夜失眠。
心理咨询师:你太缺乏亲密关系了,缺得太严重了,过去身边重要的人是女儿,女儿远去了,丈夫在心灵很远的地方,家人也在心灵中很远的地方,他们完全理解不了你,帮不了你,可能还会批评你。

求助者:不是,我是能感受到爱的,我姐姐身体也有病,她知道我颈椎疼痛,她一天给我按摩两次,非常用心地给我按摩。我弟弟、我爸爸、妈妈都很关心我,他们让我过去跟他们一起住。还有同学也很关心我,同学从老远的地方过来看我,带着我一起去泡脚,一起去玩,我就是想快点好起来,我不想再忍受这种痛苦了,我担心我好不起来,成为全家人的负担。我也知道,这已经成为一种惯性,不可能一下子就转变过来,但是我想知道,具体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好起来?如果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或是让我感觉自己在不断地好转,我才会有信心。可能我感觉不到有好的迹象,我没有信心,我非常恐惧,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我的心很空很空。
我现在感觉自己有点自私了,我只关注自己了,不关心家人,不关心老公,不关心女儿了,我晚上睡不着的时睺,很烦躁不安,然后就打电话给我老公,害得我老公现在也失眠了。我晚上睡不着很无助的时候,很希望有人能陪陪我,能跟我说说话,但同时我又很自责,感觉自己不应该这样烦别人,我的内心在激烈地打架,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很想放下,痛苦就痛苦,失眠就失眠,又能怎么样?但我真的摆脱不了它。我也看了一些书,有时看到一些书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觉得终于云开雾散了,有希望了,但是几天之后,我又失望了,觉得那些书还是不能完全帮到我,我会更加的绝望无助。

心理咨询师:你的理智一直在不停地安抚内心那个害怕的无助的小孩,但是那个孩子痛苦的程度太重了,痛苦持续的时间太久了,一次一次的希望落空让她没有信心了,自身的安慰能起到的作用太少了,是杯水车薪的感觉,需要来自外界的力量支持鼓励。如老公的陪伴,外人的鼓励,宗教的力量才能撑她一把。首先允许自己自私,停止自责。停止批评她,完全理解她,完全跟她在一起体验和享受失眠的感觉。能有一个人晚上陪同你一起享受失眠更好。两个人一起经历痛苦,两个人一起分享痛苦的感受,就不感觉痛苦。你的情况不适合再用强大的意志力去战胜它了。

求助者:不,不行,我不能自私地让身边的亲人也跟着我受痛苦!老师,人可以坚持几天彻夜不眠,身体也不受伤害?

心理咨询师:睡眠=放松+困了累了,失眠=紧张+困了累了。如果有人陪伴,你就不恐惧,不恐惧就不紧张,不紧张就放松了,如果再加上累了困了,就能入睡了。

求助者:我已经两天两夜彻夜未眠,现在还在做理疗。即使全身乏力疼痛得很,我依然在坚持,所以我觉得我真的极度渴望康复。

心理咨询师:紧张的原因有自责、怨恨和害怕恐惧,如果不自责,不怨恨,有人陪伴不再害怕,就不紧张了。你是非常想好起来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害怕了,害怕痛苦,害怕失眠,害怕好不了。

求助者:我试过一次西药,那晚感觉快死了,原本就抗拒西药,有了那次可怕的感觉就更不知道该怎样去接受抗抑郁抗焦虑的药了。我的不接受痛苦是根源,我觉得

心理咨询师:因为太痛苦了,让你接受痛苦你接受不了了,因为你心灵的营养太少了。痛苦是寒冷的感觉,需要吃得饱饱的,才能抵抗严寒。如果有一个真正爱你的理解你的人(如丈夫)陪伴着你,跟你一起享受失眠的痛苦,你应该早就好起来了。对你来说,害怕失眠的背后是害怕痛苦,害怕痛苦的背后是害怕孤独,害怕孤独的原因是缺少亲密关系,或缺少朋友,或缺少兴趣爱好,或缺少让自己有成就感或归属感的群体。你的情况不适合再用强大的意志力去战胜它了

求助者:老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心理咨询师:意思是你心灵中产生正能量的源泉太少,或快乐的源泉太少,而产生负能量的源泉太多,或痛苦的源泉太多。

求助者:哦,我以为你的意思是不能用意志力,只能靠外界,或者你建议我去吃西药了。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那些药物,难道我真的要换工作吗?

心理咨询师:不接受药物,抗拒药物应该是有原因有道理的,因为痛苦的原因是缺少情感的滋养,用药物相当于不理解她的感觉,她会愤怒的。

求助者:可老这样彻夜不眠终究会崩溃的呀。

心理咨询师:我看到很多很多长期缺少情感滋润的女人,都是靠很多的朋友,或是很多的爱好,或是很强的事业心支撑的。

求助者:可我老公对我好好呀,你也看见了呀。

心理咨询师:虽然你是有婚姻的,但你的情况相当于单身女人。

求助者:他现在也一直关心着我,从没有想过放弃我。

心理咨询师:你不爱他,你们没有心灵的共鸣,而且长期分居。由于时间关系,下次再谈。

求助者:好的,谢谢!

 

(接上面)

心理咨询师: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个本能的自己A是喜欢新鲜的变化的有趣的生活的,如果生活太单调无趣,或是长期缺少与他人心灵上的沟通交流分享,或是缺少明确的方向和目标,她就会很厌倦的,厌倦了就想逃避的。你过去总喜欢睡觉,就是A逃避现实生活躲到睡眠中的表现。后来因为现实生活不光单调无趣,还非常的空虚孤独寂寞无助,这种烦躁的感觉已经把睡眠的气氛破坏殆尽了,无法再像过去那样躲到睡眠中了。

就像一个弱小的动物,它感觉外界很不安全,于是天一黑下来,它就躲到洞里呼呼地睡大觉了,在洞里感觉很舒服,白天都不想出来。后来发现洞里也不安全了,无法再安然入睡了,怎么办?只能去寻找它的同类,去结交很多的朋友,去寻找能心灵相通的知己,与朋友一起做一些有价值的有意义的事情,过丰富多彩的生活,与群体在一起,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非常安全,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想睡觉一倒下去就睡着了,睡醒后就尽情地享受生活。

你内心深处的那个A在对你理智的B呐喊:“我要丰富多彩的生活,我要爱情,我想要跟别人有心灵上的沟通交流,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你总是让我过这样的生活,我厌倦了,我过去是因为逃到睡眠之中才能活下来的,我的心灵极度的饥渴,我已经没有安全感了,所以我睡不着了,我不要睡觉,我要安全感,我要关心,我要爱情,我要分享,我要丰富的生活。你别想用安眠药来搪塞我糊弄我麻醉我,我不会上你的当的,如果你一定要给我吃药,我就抓狂给你看,只要你不满足我的需求,我就是不好好睡觉,直到你满足我为止。”

 求助者:我现在最重要的是能睡上一觉,补回些体能我才有能力力气去改变自己,原本今天想去面试的,可今天的身体状况根本应付不来,全身疼痛乏力得厉害,连走路都直不起腰,脚迈步都得加油。白天根本就不敢躺下,一躺下就郁闷烦躁。所以这几个月来身体透支得厉害。每晚睡前必须做些颈椎瑜伽,伸展开了才能躺下,如果心不肯静,那么就又得折腾一个晚上,想想都恐怖。老师,你说我现在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先睡好几个晚上吗?

心理咨询师:当务之急不是解决睡觉的问题,当务之急是解决害怕恐惧的问题。如果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有人陪同你一起玩耍游戏,有人陪伴着你,你就不恐惧了。

求助者:我现在在妈妈家住了。

心理咨询师:可以的,你的心灵退化成婴儿了。

求助者:可心却好像隔离着,只关注着自己,根本顾及不到其他。

心理咨询师:不用顾及其它,就把自己暂时当作婴儿,享受别人的呵护照顾吧。当这个婴儿得到充分的安全感之后,她就会慢慢长大的,理解她吧,她很不容易的。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