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1

怎样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心理问题?

如果一个人内心中有自责内疚后悔懊悔甚至罪恶感等不接纳自己的心理,或是有怨恨憎恨排斥讨厌等不接纳他人的心理,或是有担心害怕恐惧不接纳某种事情的心理,这就是心理问题。大部分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但大部分人的问题是可以自我调整的,或是不影响正常生活的,不需要特别求助心理咨询专家解决的。少部分人的问题比较严重,自己解决很困难,对正常工作生活影响很大,需要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才能恢复正常。为了让大家能够更直观地了解什么是心理问题,我们用一个具体的案例来做说明吧。

 

一位42岁的女士A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抑郁焦虑惶恐不安,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感觉人生没有任何意义,不愿意跟人相处,看到有人靠近自己就会紧张不安。如果不是看在两个可爱的6岁龙凤胎儿女的份上,她早就寻求解脱了。为了让自己尽快走出困境,她偿试了各种自我疗愈的办法,信佛两年,加入了一个佛教组织,每周都去参加活动。那些一同学佛的朋友们,大多数都变得越来越健康有活力了,然而她的问题自从学佛后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听说催眠心理治疗是最快速最直接最有效的心理疗法,于是前来接受心理治疗。她的成长经历是这样的,我们用第一人称来描述。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我的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工程师,我是家里最小的,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姐姐大我4岁,哥哥大我3岁。为了更好地了解我的情况,还是从我爸爸的家庭说起吧。我的祖父是一个非常懒惰的毫无责任感的非常自私的人,我的祖母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能干的人缘很好的人,与祖父是完全相反类型的人。祖母的哥哥(父亲的舅舅)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外交官,会说几门外语。父亲的舅舅把父亲的哥哥(就是我的大伯)培养成了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大伯跟他舅舅感情很深,文化大革命时,他的舅舅受到政治迫害,被关进监狱饱受折磨,后来死掉了,大伯因此精神失常,光着身子在大街让乱跑,后来被人殴打惨死街头。
这个事情对我爸爸的刺激非常大,爸爸从此成为一个愤世嫉俗的人,很仇恨共产党,虽然爸爸本身就是共产党。爸爸的人际关系很差,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但因为爸爸长得很帅气而且有才华,喜欢爸爸的女性还是挺多的。我妈妈当年疯狂地爱上了爸爸。妈妈虽然思想传统老土,但外表上看是一个美女。爸爸是高级工程师,经常出国考察。爸爸很苛求完美,很讲究很风流,交谊舞跳得很好。而母亲的性格风格跟爸爸完全相反,非常传统守旧老土,不注重穿着打扮,爸爸跟妈妈结婚后就非常后悔,但当年没有离婚的习惯,因为离婚会被人看贬。
婚后妈妈在爸爸老家小镇的小学教书,爸爸在大城市做工程师,一个月回家一两天。直到我出生之时,爸妈都是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因为不住在一起,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矛盾冲突。我的妈妈是一个非常任劳任怨的女人,除了教书之外,还得照顾两个孩子(我的哥哥姐姐),跟祖母一起种菜种地割草劈柴担水,繁重的劳动让妈妈成为一个衣着随便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尽管妈妈是老师。
爸爸是全方位地嫌弃妈妈,但因为很少在一起,所以不会吵架。尽管爸爸很看不起妈妈,妈妈还是深深地爱着爸爸。我是爸妈意外怀孕生下来的,当时妈妈怀上我时,爸爸坚决要求妈妈把孩子流掉,妈妈犹豫不决,奶奶坚决不准妈妈流掉,说如果爸妈不想养这个孩子,奶奶一个人抚养,于是妈妈就决定生下我了。我出生之后,爸爸坚持要把我送给别人抚养,妈妈也想把我送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同时奶奶也坚决反对,我才得以在这个家庭存活下来。我出生之后,妈妈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在妈妈的再三要求之下,爸妈结束了分居的生活,爸爸调到一个大型厂矿做工程师,妈妈在这个厂矿的小学当老师。自从爸妈住在一起之后,爸妈之间的吵架打架从未间断,直到我读大学时他们离婚后才结束家庭战争。

我从小是在父母吵架打架中长大的,虽然爸爸非常嫌弃妈妈,从来不正眼看过妈妈,把妈妈贬得一无是处,完全不承担家庭责任,对三个孩子不闻不问,非常自私无情,还在外面与别的女人乱搞男女关系,但妈妈就是不愿意离婚。我亲眼看到爸爸到厨房拿菜刀想要砍妈妈,我们三兄妹拼命抱着爸爸的腿,叫妈妈赶快逃跑。妈妈像一个怨妇一样总是抱怨,总是对我们三个孩子数落爸爸的不是,所以我们三个孩子坚决地坚定地站在妈妈的立场对抗爸爸,自然爸爸对我们更不关心了,我们跟爸爸像是仇人一样。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有人告诉我,我爸妈差点要把我送人,所以我一直感觉我在这个家庭中是不受重视不受喜欢的,家人没有把我送走已经是万幸的事情了,家人没有把我送人我就应该感恩戴德了,所以我小的时候很乖很听话很勤快,虽然力气小,但我总是抢着干家务,我干的家务活比哥哥姐姐干的还要多。因为妈妈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格外宠爱哥哥,所以哥哥几乎从来不干家务,非常懒惰,姐姐很有意见。但我从来没有什么不平衡的,因为我知道我本来就是不受重视的,我的生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我必须变成一个很乖的很听话的从不发脾气的尽力多做家务多为家人分担的人才能赢得家人的重视。这种心理让父母家人习惯性地忽视我。哥哥姐姐一提要求,妈妈就会满足他们,因为我从来不愿意提也不敢提要求,自然妈妈就不会满足我的需求,甚至认为我是一个没有需求的人。因为自我价值感很低,严重压抑自己的个性,所以我从小就不快乐,我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在外人眼里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很敏感很孤癖的默默做事的人。
因为爸爸跟我们邻居一个阿姨有一些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妈妈很恨这个阿姨,经常大骂这个阿姨。这个阿姨长得不错,爱打扮,穿着很时尚,所以在我头脑中就形成这样的观念
——那些爱打扮的穿着时尚的女人就是不正经的会勾引男人的坏女人,同时感觉性是很肮脏的东西,有性的思想和行为是很可耻的事情。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出现手淫的行为,因为这个事情我非常自责,感觉自己是一个不道德的坏女人,本来就自我价值感很低,此后更加感觉低人一等了,不敢跟人说话交流,感自己非常肮脏,性格变得更加孤癖。小学毕业的时候,妈妈要求我跟那些教师的子女一起照相合影,我因为过度害怕恐惧,硬是不愿意去,妈妈不知道我内心真正的原因,认定我是一个性格很犟的女孩,从此更加不喜欢我。姐姐非常叛逆,妈妈也不喜欢,妈妈只喜欢哥哥,只心疼哥哥。

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天气很热,我跟妈妈睡在一张床上,因为太热了,我晚上不知什么时候把上衣脱光了,早上起床的时候,妈妈看到我光着上身,没说什么话,只是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我从妈妈的眼光中解读到的信息是:我做了一件很可耻的事情,我是一个可耻的坏女人,性是非常罪恶的事情。

我姐姐个性很强,敢作敢为,谁都不怕,跟我完全相反。姐姐高考考上了一所大学,就因为跟爸爸吵架,赌气不去读书了,选择外出打工。哥哥因为懒惰好逸恶劳,成绩很差,只能读中专。我为了替家庭争光,在初中时读书非常勤奋,考上了重点高中。自从我考上重点高中之后,爸爸对我的态度突然180度转弯,我既高兴又很不习惯。上高中之前,爸爸特地为我跑到很远的地方精心挑选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书包,姐姐很嫉妒。
读高中下晚自习的时候,爸爸担心我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经常骑着单车到校门口接我回家,渐渐地,我发现妈妈看我的表情和眼神变了,好像我是她的情敌一样,好像我是坏女人是小妖精是第三者要勾引她老公一样,从此我再也不敢跟妈妈的眼神对视了,在妈妈面前,我很心虚,感觉做了什么对不起妈妈的事情。虽然我跟爸爸是清白的,跟爸爸一起我也很不自然,好像我就是爸爸的
情人一样。我感觉很对不起妈妈,因为背叛了妈妈。我过去坚定地站在妈妈的立场对抗爸爸,如今我跟爸爸得更近了,与妈妈得越来越远了,我发现爸爸并不是那么可恶,感觉妈妈身上其实有很多的缺点,妈妈很多时候很不可理喻。
当妈妈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总是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她,妈妈更加坚定地认为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亏心事。有一天傍晚,妈妈狠狠地打我,抓着我的头发用力地撞墙,我痛得几乎要晕倒。到了高三的时候,也许是学习压力太大的原因,我的头脑中会冒出让我很害怕的联想,就是冒出我跟爸爸有性关系的联想,我越控制这种想法,这种想法就越变态地冒出来,而且想得越来越荒唐越来越变态,跟这种想法作斗争的过程让我过得生不如死。因为我非常勤奋,我如愿考上了大学。

读了大学之后,由于远离家庭,与爸爸有关的性方面的强迫思维消失了。我跟一个女同学关系很好,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后来看了一个电影,里面有提到同性恋的事情,我突然联想到我跟这个好朋友会不会是同性恋?这个想法让我很害怕,我经常焦虑不安,从此跟这个同学的关系就没有那么好了,无形中有某种隔阂。
后来强迫性的想法越来越多,只要我的旁边有男性,我就会自动地找一个对象来纠结,然后很多胡思乱想就会冒出来。我害怕对方误认为我爱上了他而喜欢我,我害怕他的女朋友或老婆知道后会来找我算账,我害怕别人都把我当作坏女人,我害怕别人认为我是一个很好色的女人。我越想控制这种想法,这种想法就越强烈。哪怕身边的这个男人完全不认识我,我也完全不认识他,我也会有这种想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跟这种想法作斗争,但是我无法摆脱它。为了避免焦虑不安,我尽量逃避人群,尽量不跟人交往。不得不跟人交往的时候,我都会非常紧张焦虑不安。
因为内心安全感很差,我嫁给了一个让我感觉很安全的很省心的男人,婚后我才发现,我嫁错人了。这个男人是绝对让我放心,完全不用担心他会乱搞男女关系,他从来不跟女人开玩笑,不光对女人不感兴趣,对所有人都不感兴趣,他一个朋友都没有,但是他不感觉孤独寂寞,他很享受孤独的感觉。他讨厌人情世故,讨厌与人交往,下班后没事干他就看书看报或看电视,他对夫妻性生活也不感兴趣,一年没有夫妻生活对他来说也无所谓,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在他个人世界的四周有着厚厚的围墙,他不愿意走出来,别人也走不进去。我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完全没有心灵的沟通,他也不会跟我吵架,夫妻两人一直分房睡,我们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公公婆婆一起跟我们住在一起,公公还好说话,婆婆对我有很深的敌意和戒备心理。我有一双儿女,是龙凤胎,有六岁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情感上只喜欢我女儿,不喜欢我儿子,但表面上我尽量做到公平。而我婆婆跟我刚好相反,婆婆只重视我儿子,不喜欢我女儿,经常挑女儿的刺。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和我婆婆有很多矛盾分歧,因为没人理解,也没地方倾诉,我变得越来越压抑,为了缓解我的心理问题,我开始学佛。也许是因为我片面地理解了佛法的意思,按照佛法的要求尽量去宽恕别人,与别人有矛盾的时候,尽量容忍退让,但我发现自从学佛之后,我的问题越来了越严重了,我决定寻求专业的心理治疗。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