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1

什么是心理阴影?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专家解答

如果我们站在阳光下,太阳照着我们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挡住阳光的另一面,是不是会留下一个影子?这是光影。同样的道理,我们的心灵也是会发光的,在心理非常健康的情况下,我们心灵散发的光茫可以自由地照耀到任何东西,我们对任何东西都可以接纳,都不排斥。如果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在我们的心灵受到伤害之后,我们就会害怕或是排斥那个让我们受伤的东西,我们心灵的光茫就不愿意再接纳这个东西,我们会把这个东西给屏蔽起来,也就是遮挡起来,在遮挡的背面就会留下一个心理阴影。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接纳的不喜欢的甚至是讨厌的东西,但如果讨厌的程度轻,讨厌的东西少,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如果某个人的心灵受到伤害的程度比较大,伤害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导致他排斥讨厌的东西比较多,讨厌的程度比较重,我们就说这个人的心理阴影很重。心理的阴影越重,心理问题就越重,治疗的难度也就越大。
有一个人说,我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因为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很疼爱我。然而我们观察到她在现实生活中是非常胆小怕事敏感脆弱的,说明她的心理能量很弱。她虽然不承认自己有心理阴影,但其实通过我们仔细询问,了解到她其实在童年有很多的心理阴影。童年的时候,活沷好动的她对什么都感兴趣,什么东西都想去摸去玩,什么事情都想去做,但家人过度保护她,生怕她受伤,于是经常限制她的自由,这不让她碰,那也不让她碰,不准她跟一些大人认为是
坏孩子的小朋友玩耍,害怕会带坏她。她要是不听话的时候,家人经常说一些可怕的事情来吓唬她,渐渐地,她变成一个很胆小很懦弱的人。
心理阴影就是过去发生过的一些令我们受伤的事情,至今还留下一些负面的情绪。比如过去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们至今想起来还很害怕恐惧,或是很痛苦,或是很愤怒,或是很自责,或是很懊悔,这些都是心理阴影。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我们用一个案例来说明吧。


(一位37岁的心理障碍患者)我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民家庭,我的父母都只有小学文化。我的父亲人格有问题,脾气非常暴躁,很自以为是,在外面对外人很懦弱,但是在家里对家里人却很粗暴。父亲经常拿家里人当出气筒,一点点小事就会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全家人都很怕他。
我很清楚地记得,在我8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着父亲去亲戚家吃喜酒,有一个客人对我父亲出言不逊,父亲因为懦弱和好面子,不敢当场发作,愤怒郁积在内心中。吃喜酒回家的路上,父亲就把怒气迁移到我身上,在一条人来人往有大街上,他以莫须有的理由狠狠地抽了我两个耳光,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口鼻鲜血直流,我伤心委屈害怕地哇哇大哭,边哭边慢腾腾地远远地跟在他后面走。父亲看到我口鼻流血,居然都没有用手帕或纸巾帮我擦一下。街上的人看着父亲的暴行,看着弱小无助受伤的我,议论纷纷。那一刻,我对父亲充满了仇恨,我感觉这个男人不是我的父亲,他是那么的陌生和恐怖,他像一个魔鬼一样。这件事情在我的心灵中烙下了深深的伤痕,三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还是隐隐地作痛。
我的父亲也是一个有着严重心理疾病的人,在我14岁那年,父亲因为事业上遇到挫折而心灰意冷,在一个寒冷的黄昏,父亲在山上的水库跳水自杀了。父亲的死,我不但没有丝毫悲伤之情,反而感觉非常欣慰舒服轻松,我终于解脱了,我终于不再受他这座大山压迫了。

虽然父亲去世后我感觉轻松解脱了,但父亲自杀后,家里负债累累,生活条件很差,这种状况让我非常自卑。因为童年的阴影,我与人交往很容易紧张不自然,出现了口吃。父亲自杀之后,我的口吃变得非常严重。在初中的时候,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初中毕业我的成绩是全镇第一名,但是我的人际关系非常糟糕,因为我有严重的口吃,我跟别人无法正常沟通交流,因为口吃经常受到别人嘲笑奚落讽刺,我过得非常压抑,感觉非常无助绝望,那种痛不欲生的悲观厌世的感觉我想很少有人能体会得到。我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人能理解我,所有的痛苦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我想跟别人倾诉,但是因为口吃我说不出来。我只能写日记,日记才是我最好的朋友,它永远不会背叛我、出买我,它是我最忠实的听众,如果没有日记,我早就没法活下来了。日记是我最好的听众,而书藉是我最好的知己。我从书藉中吸取到了很多很多的精神营养,让我荒沙一样的心灵能有一些生机与活力。无数个宁静的夜晚,我害怕恐惧得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枕头被泪水打湿一片,孤独和泪水陪伴我慢慢长大。
在我工作之后,还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痛苦的事情。有一天早上,我坐在电脑前陷入了恍恍惚惚的抑郁状态,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反应迟钝,这一切被我们同一个单位五金部的一个工人看到了,他可能是内心有气想找人发泄,发现我是一个很好的发泄对象。同时他可能也很嫉妒我,嫉妒像我这样的人也配坐在舒服的办公室做文员,而他只能做一些脏活累活。他先是用手摇晃我的头部,然后用非常难听的话羞辱我:
是不是患是阳痿了?成了这个鬼样子?我当时处于严重抑郁状态,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逆来顺受地任他摆布。他看见我毫无反应,像木头一样,他折磨我更来劲了。他把我推倒在地,然后抓着我的双脚,让我头朝下的拖着我,把我拖到门口,让我头朝下地斜靠在门框上,然后他就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我那时真的就像木头一样,一直以那个姿势靠在门上,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办公室的主管过来说了我,我才慢慢地双脚掉到地上,爬起来。这个事情传遍了全公司,全公司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怪物一样,我感受到了奇耻大辱,感觉自己活得太窝嚢了。

那天下班之后,我有气无力地走有厂区的水泥路上,迎面走过很多认识我的同事,他们都用一异样的奇怪的眼光打量我,好像我不是人,是一只怪物一样。我还听到他们说出“神经病”这几个字,虽然我痛苦得心如刀割,但我没有什么表现。突然,我办公室主管的侄子从我左边窜出来,把手搭在我的左肩上,然手伸出右脚,用力一扫,我就倒在地方,他们看到我倒地,就轰堂大笑,根本不把我当人看待。
接下来,把我绊倒的这个人和五金部的那个组长,一人抬着我的左手左脚,一人抬着我的右手右脚,把我抬着走,边抬边哈哈大笑,周围的人也都哈哈大笑,就像抬着一只狗一样。他们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我的心在痛苦地流血,但我毫无反抗的能力。他们把我抬了二十多米,就把我放下来,身体在地上,头放在一个矮的铁架拉车上,这个铁架拖车被太阳晒了一个下午,非常烫手。我当时全身瘫软地躺在那里,很久都动不了,浑身没有力气,旁边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人上前帮我,他们在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好像像我这样的人不配做人,应该去死一样,我感觉太惨无人道了。
我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那里二十多分钟,才有力气慢慢地爬起来。我的右脸贴在烫得快要掉皮的铁皮上,炎炎的烈日烤在我的身上,我痛苦得希望立即死掉。后来主管发现不对劲,害怕出大事情,才把我扶起来,我艰难地免强站稳脚步,完全不正眼看他,我把他扶我的手推开,
踉踉跄跄地走着,我还能听到后面嘲笑的声音。

我的内心充满了仇恨,但我能怎么样呢?我想告诉别人,我得了重度抑郁症,但是严重口吃让我连哑巴都不如,因为哑吧可以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同情。我希望自己是残疾人,因为残疾人容易得到别人的宽容同情,可是我不但得不到别人的同情,还被人落井下石。不管怎样的灾难降临,我都只能一个人独自面对。独自面对也没什么,只要不对我落井下石,不在我的伤口上撒盐,我就谢天谢地了。

 

上面这个人后来发展成精神病了,他给很多的杂志社和出版社的编辑写信,给习近平和李克强写信,详细介绍他发明的人际沟通理论,然后提出他的倡议,他倡议国家领导人召集大脑神经专家攻克一个课题,就是把一种特殊的“芯片”置入人的头脑里面,如此不需要说话,只要按一下开关,就可以让别人读懂他内心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如此人与人之间沟通就和谐了。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