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1

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血泪史

我是男的,29岁,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有十几年了,至今还在服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我有很多很多的心结,每天都活得很痛苦。我不想一辈子吃药,于是我来到灵通心理机构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和催眠心理治疗。

我的家庭背景:我的父亲是国家高级领导干部,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有四十岁了,父亲比母亲大十几岁。我的爷爷是一个传统思想很重的男人,受爷爷的影响,我父亲的传统思想也很重。父亲一心想要一个儿子,但是当年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国家干部只允许生育一个孩子。父亲与第一任妻子生下一个女儿,因为渴望儿子,于是父亲与第一任妻子离婚。父亲与第二任妻子结婚,又生下一个女儿。父亲不甘心,于是跟第二任妻子离婚,娶了我的妈妈为妻,生下了我。所以我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第一个姐姐大我十来岁,第二个姐姐只大我三岁。我跟大姐姐没有什么交集,小姐姐很嫉恨我,骂我打我羞辱我。
因为妈妈比爸爸小十多岁,妈妈长得很漂亮,妈妈性格外向,跟很多男人都能说说笑笑,很聊得来,爸爸不信任妈妈,怀疑妈妈跟别的男人出轨,父母为此经常吵架甚至打架。我的父亲因为涉嫌严重贪污,被接受调查,后来虽然被放出来了,但是被降职了,父亲仕途不顺,家庭不和,我小时候又不听话,父亲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在我四岁的时候,父亲抑郁而死。父亲死后,我被送到一户非常普通而又贫穷的农民家庭给别人当儿子。
父亲因为是国家干部,嫉恶如仇,得罪了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李洪志想办法找关系把我父亲拖下水。贪污的领导干部很多,但别人不被查办,而我的父亲则被查办,背后是李洪志搞的鬼。李洪志不但把我父亲拖下水,还把黑手伸向了幼年的我,因为我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父亲唯一非常宠爱的儿子,把我教坏是最能够打垮父亲的办法之一。


过去经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记得这样的情景,父亲抱着我上街玩耍,突然开过来一辆车,车子停在父亲的旁边,走下来几个警察,直接给父亲戴上手铐,父亲被带走,我被放在地上,我的身边围着一圈的人,这些人看我的眼神是充满厌恶的,他们指着我说:“这就是大贪官的儿子。”“希望这个孩子长大后不要像他的父亲一样。”“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小子长大后也许会像他父亲一样。”还有人朝我吐口水。
父亲工作很忙,经常睡在办公室,晚上也不回家,妈妈对爸爸有很多抱怨,我因此也对爸爸有很多怨气。我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叛逆,经常跟父亲对着干。父亲用很多儒家思想来教育我,要我成为一个有理想有志气有出息的人,要成为人上人,但我偏偏就故意学坏,我跟那些坏小子一起把人家停在路边的自行车故意放气,到别人家里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故意把人家的东西毁坏,欺负那些比我小的女孩子。
我不知道妈妈是真的跟别人偷情还是被人嫉妒,我妈妈的名声很不好,我因此也被人欺负,别人骂我是“婊子的儿子”。爸爸因为感觉很亏欠他的两个女儿,爸爸经常把小姐姐带到我们家玩,教育小姐姐把我当弟弟一样对待,但是爸爸不在的时候,小姐姐就欺负我。我记得小姐姐曾经把菜汤浇到我的头上,还恶狠狠地骂我,说我和我妈妈把她们母女俩害得很惨,如果不是我妈妈和我的原因,她就会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过着幸福的生活,是我爸爸为了生一个儿子才狠心抛弃她们母女俩。
李洪志想搞垮我爸爸,故意教坏爸爸的子女和爸爸的侄子女,但姐姐和堂哥都不受影响,只有我受影响。我记得有一天我蹲在学校旁边的路边,李洪志拿着一个装着白色粉沫的东西让我吸(后来才知道这个东西是毒品),后来李洪志经常让人拿这个东西给我吸,我染上了毒品,不能吸毒的时候,就会抓狂,我被绑在椅子上。妈妈还把我带到医院接受戒毒治疗。李洪志还教我赌博,有一次我被抓到派出所里,爸爸到派出所把我接出来,爸爸因为我的恶劣行为气得要吐血。
我还有这样的记忆:我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后面有三个男人跟着我,这三个男人是李洪志的弟子,有两个我不认识,有一个光头的我认识,他们都穿着西装,我非常害怕,我快步朝前赶路,我看到路边有一个厕所,我躲到厕所里面,害怕得全身发抖,缩成一团,后来这三个男人找到了厕所里面,他们看到了我,朝我砸石头,我被砸昏过去。后来我被送到医院做整容手术。

记得爸爸有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别人说我爸爸病死了,我不相信是真的,后来看到爸爸的遗相,我才知道爸爸死了。爸爸之前意识到自己活不长了,把我送给一户农民家庭抚养,我妈妈改嫁给别人。
父亲死后,我被母亲送到了城郊的一户农家,我与妈妈分别的时候,我不愿意留在农民家庭,我要跟妈妈一起,我哭喊着要跟妈妈,妈妈也哭得很伤心,妈妈说她没有工作,没有能力抚养我,如果带着我去改嫁,别人会对我不好的。从那以后我就生活在农民家庭,做农民的儿子。这户农家把视我为亲生儿子。他们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儿。养父的性格非常极端而扭曲,我在这个家庭同样饱受心灵创伤。
养父是高中文化,还做过很多年的小学老师,养父的心理非常不平衡,非常自卑。养父长得非常瘦小,身高只有一米五几,不到一米六,没有力气,不能挑重担,不能干重的力气活。养父是家中老大,下面有好多弟弟妹妹,因为家庭的原因养父不能从事教师的工作,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内心很不平衡,脾气非常暴躁,只是对弟妹和奶奶和老婆孩子脾气暴躁,对外面的人不敢发脾气,显得非常懦弱胆小。养母是一个傻乎乎的没什么头脑没有主见的善良的女人,养母对我好,但养母没有文化,不能真正理解我。
养父自己的人生很失败,他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把希望托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成为一个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同时还很会做家务能为他们分担家庭负担的人。我还很小的时候,就被要求做很多的家务,如做饭做菜喂鸡喂猪打扫卫生等,当然,妹妹也需要做家务,只是妹妹小,做得比我少。养父是一个非常苛求完美的人,要是哪一点做得不完养或是不符合他的要求,就会被劈头盖脸地大骂一顿,甚至还会被打。
虽然我不愿意呆在这个农民家庭,但是我没有地方可去,我父亲那边有很多的亲戚,但是那些亲戚很讨厌我,父亲那边的亲戚都认为是我克死我的父亲,很憎恨我。我二十多年来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包袱,感觉我就是害死父亲的罪人。我总是在想,如果我小时候很乖很听话,不惹父亲生气,也许父亲就不会抑郁生病而死。同时我也深深地怨恨,我最恨的人是李洪志,如果不是李洪志,我的父亲也不会抑郁而死。如果不是因为李洪志,我就不会被送到农村给别人当儿子,我就不会患上精神分裂症,我就可以正常地读大学,拥有正常的辉煌的人生。
读小学的时候,我因为学习非常勤奋,成绩很好,虽然养父脾气很暴躁,但有养母爱我,我还是过得快乐的。初一的时候,是我人生又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我在初一的时候,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车祸,我应该不会患上精神分裂症,最多是有一些心理问题。
初一的一天,我跟养母到山上摘茶叶,我们背着茶叶一前一后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走在前面,养母走在后面,有一辆拉着满满一车砖的手扶拖拉机行驶到我旁边时,因为前方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对向开过来,拖拉机在紧急避让自行车时突然侧翻,我被拖拉机推到农田下面,很多砖头压在我的身上,我顿时昏迷过去。幸亏附近有人在干活,那些人看到了都赶过来帮忙,把我送到医院,我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我在医院躺了三天才醒过来。
因为我一直昏迷不醒,养父养母非常着急,在医生的建议下,养父想把我的亲母亲叫来唤醒我,养母不同意,我在模糊之中还听到他们在我的病床边吵架。最后养母拗不过养父,还是把我的亲母叫来唤醒我了。虽然我没有真正醒过来,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能听到亲母亲在我的床边大哭,哭得很伤心,说她对不起我,求我原谅她,她还带着自己后来生的儿子,指着我说:“这是你的亲哥哥。”三天后我醒过来了,但是身体非常虚弱,因为我流了很多很多的血,还输了很多的血。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后就出院了。后来我再次回到学校读书,但是我的智力大不如前,头脑的反应能力变差了,头脑不灵活了,成绩慢慢下降了。
因为我住院花了家里很多的钱,对钱看得很重的养父,对我更加埋怨了,也因为我的成绩变差了,养父对我的态度非常恶劣,即打即骂,我很想逃离这个家庭,但是我能怎样呢?我没有能关心我的亲人了,我又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唯有忍受。虽然我的成绩变差了,但因为我非常勤奋,成绩在班上还是属于中上。初三的时候,有一个数学男老师在班上念每个人的成绩,当念到一位成绩很差的学生的分数时,我不知怎么地就笑了一下,这个老师因此对我很不满,认为我很骄傲看不起人,我感觉这个老师针对我,我也因此很讨厌这个老师,不爱听这个老师的课,于是我的数学成绩大幅下降。
中考的时候,我因为差三分没有进重点高中,害得养父多花了三千元钱才让我进了重点高中,因为这个三千块钱,养父一直耿耿于怀,动不动就拿这个事情来压我。读到高中的时候,我的学习压力很大很大,学习非常吃力,为了把功课尽可能补上去,我每个晚上都熬夜,学习的半夜才睡觉,因为严重睡眠不足,我的精神状态很差,同学都用怪怪的眼睛看我,我越来越自卑。
读到高二的时候,我因为不喜欢一个老师上课的风格,对他有严重的抵触情绪,在上课的过程中,我突然冷笑了一下,这个老师因此很讨厌我,同学也认为我这个人怪怪的。后来我出现了余光强迫症,总是用余光看别人,为了避免我的余光看到别人,我故意用一本书挡住我的余光,针对我的那个老师强行把我用来挡余光的书本拿下来,让我恼羞成怒。
从那以后,我变得越来越敏感多疑,我感觉全班同学都在时刻关注着我,我感觉我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别人,甚至我都不敢放开地呼吸,因为我呼吸也会影响着别人,我坐在坐位上,紧张得纹丝不动。因为只要我一动,我就会影响到别人,这种难爱绷紧的状态没持续多少天,我就彻底精神崩溃了。我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当作“精神分裂症”治疗,一直吃药到现在。后来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痛苦的事情,我下次再继续说说吧。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