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2

深圳恐惧症焦虑症心理咨询治疗随笔

神经症患者的人生很有戏剧性,以至于神经症患者的人生就像迷雾一样,自己都看不懂自己,自己都觉得自己荒唐可笑,但又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A
是一家大型企业的副总,年纪48岁,他自律性很强,一直洁身自好,但几个月以前,因为要陪外商,在一个客户的极力纵恿下,A跟一位小姐发生了性关系,不久他发现自己的外阴很痒,就到医院检查,被诊断是尖锐湿疣,经过治疗,尖锐湿疣好了。有一天他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性病有可能变成艾滋病”,看到这句话,他非常紧张害怕,于是到医院检查艾滋病,结果是阴性,他不放心,先后找了几家大医院做检查,结果都是阴性,但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心。他咨询了很多医生,医生都说不会,但医生都没有保证百分之百不会,于是他总是担心自己会患上艾滋病,不断地想像着感染了艾滋病之后的悲惨结果。如所有员工都嫌弃他看不起他,所有朋友都嫌弃他看不起他,他宁愿自杀也绝对不让别人知道他患上艾滋病。想着种种可怕的后果,他很紧张恐惧,经常失眠做恶梦,整个人焦虑不安,甚至全身发抖,出虚汗,有时有濒临死亡的感觉。他几乎快崩溃了,不得不接受当面的心理咨询治疗。

在心理咨询治疗中了解到,在他爆发害怕艾滋病之前,他的公司举行换界选举,他和另一名女副总竞选总经理职务。刚开始他挺有信心的,觉得自己业务能力比女副总强,总经理的位置应该是铁板钉钉地非他莫属。然而离正式选举日期越来越近,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占优势,因为那位女副总更会拉拢人气,更擅长搞人际关系,支持女副总的人更多,他开始越来越焦虑了。在他很焦虑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报纸上的一句话“性病有可能转变成艾滋病”,于是从担心竞选不上总经理转变为担心患上艾滋病。同样是担心焦虑,但是内容被置换了。

这样转变是有好处的,虽然担心患上艾滋病会很痛苦,但如果患上艾滋病只是倒霉的事情。如果竞选不上总经理,就不是倒霉的事情了,而是说明能力不行的问题了。他宁愿是倒霉的事情发生,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能力不行,不愿意接受失败的事实。如果竞选不上总经理,那多没面子啊,自己曾经对朋友说过大话,说自己当选总经理绝对没问题。话已经放出去了,到时当不上总经理,面子往哪里放哦?对于他来说,面子问题荣誉问题远远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宁可失去生命,不能失去面子尊严,所以他宁愿患上艾滋病,也不愿意当不上总经理。于是他的潜意识悄悄帮助他转换一下焦虑的内容。还有一个问题,虽然艾滋病很可怕,但是自己已经到多家医院检查过了,全部都是阴性,感染上艾滋病的机率是很小很小的,而当不上总经理的机率却很大很大,所以他宁愿害怕艾滋病,也不愿意害怕当不上总经理。

为什么一个副总经理,心理素质会这么差?居然因为害怕竞选不上总经理就出现心理障碍?再往心灵更深的地方挖掘,发现他最初的阴影在童年的时候。童年的时候,他对妈妈有很多怨气,这个怨气被深深地埋藏在潜意识深处,这个跟他竞争的女副总触及到了他心灵深处的那个“脓包”,于是他的心理问题被点燃了。

他出生于一个知识份子家庭,他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分别比他小三岁四岁。在他五岁那年,他的父亲患上了严重的肺病,多年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妈妈要照顾爸爸和三个孩子,妈妈总是很疲惫憔悴的样子。他是家中长大,幼小的他不得不跟着妈妈一起撑起这个残破的家。爸爸成了一个废人,他得扮演爸爸的角色,至少得像半个爸爸那样撑起这个家。他不但要帮妈妈做很多家务,还得照顾弟弟妹妹,妹妹很乖,可是弟弟很调皮,让他很头疼。
妈妈觉得他像一个小大人了,妈妈很少安慰照顾他。他的理智非常理解体谅妈妈的妈艰辛,觉得妈妈很不容易,他没有理由埋怨妈妈,但是他的情感是埋怨妈妈的,他的情感在说话:“我还那么小,为什么要让我承担这么重的家务?妈妈为什么经常抱着弟弟妹妹,哄着弟弟妹妹,而都不哄我不抱我,我觉得不公平。妈妈为什么不请一个人来照顾爸爸?为什么要让我照顾爸爸?我的同龄人都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嘻闹,而我却天天要做一大堆的家务,烦死人了。”他这个委屈是不可以表达出来的,这个委屈情绪被他深深地压抑在潜意识的深处,他这么多年已经“忘记”童年曾经有这个烦恼了,是与女副总竞争这个事情激发了他童年时这个痛苦的情绪,他意识上不清楚,这个情绪混杂在害怕选不上总经理的情绪中,于是害怕选不上总经理的负面情绪非常强烈,后来这个负能量又转移到害怕艾滋病的问题了,于是害怕艾滋病表现得非常荒唐。

帮助他把童年压抑的这个负能量释放之后,他感觉很轻松舒服。后来他真的选不上总经理,但他并没有非常失落,他跟这个女经理的关系比两人竞选之前更好了。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8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