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随笔

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同性恋患者?

深圳心理咨询与催眠心理治疗专家黄丽娟

 

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中心个案:他二十八岁,脸瘦削苍白,眼睛细长有神,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周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他娓娓地诉说着好象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来访者自述

我失恋了,我最爱的人离我而去。我想忘了他,但做不到,我坚信我们前世是有缘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彼此没有人可以替代,不论生活中发生什么,都不过是暂时性的小插曲而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割断我们彼此之间的联结。我不相信我们之间真的已经结束了,因为我们的缘份是一种天意。我一直在幻想着,男朋友还会借着某种缘份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就像以前冥冥之中所发生的那些旧事一样。

我完全身不由己,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配着我,让我情不自禁地去寻找一夜情,和女人、也和男人。其实我对那种生活方式早已厌倦了,每次一夜情结束,我就立刻陷入无边的绝望与悔恨之中,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一定要痛改前非,然而,没过几天就又重蹈覆辙。

成长经历

我生长在农村。父亲是工人,在外省工作,要服从单位安排,所以,最多只有过年时他才能回家探亲一次。爸爸妈妈常年两地分居,婚姻名存实亡。妈妈常抱怨爸爸懦弱、无能。我自打出生以后就没怎么见过他,所以在我的记忆中,关于父亲的部分基本上是空白。

妈妈性格刚烈、倔强霸道,她根本不把爸爸放在眼里,也欺负鄙视奶奶,经常当着外人的面把爸爸和奶奶骂得体无完肤,贬得一文不值。我的问题主要与妈妈有关,所以有必要详细地介绍妈妈。

妈妈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大户人家,可是,这家人非常重男轻女。由于妈妈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粉碎了家族里“长子长孙”的美梦,所以一家人非常失望,妈妈也因此在家族里倍受冷落。在妈妈刚刚两岁的时候,外婆终于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子,一家人如获至宝,满院欢腾。

在妈妈的弟弟出生刚满月的那一天,外婆给她穿戴整齐,打扮得漂漂亮亮,说是带她到一个很好玩很有趣的地方,在那里可以吃到很甜很甜的棒棒糖,她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就去了。结果,外婆谎称小便,然后就无影无踪了,她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大院子门口,恐惧得嚎啕大哭,被那家人强行拖进屋子,沾着口水的棒棒糖流了一下巴、一前襟。直到那时,她才明白过来,因为弟弟的出生,她的爸爸妈妈狠心扔下她不管了。她被卖给了一户农村人,长大了要当那家人的儿媳妇。这就是妈妈的成长背景。

奶奶年轻守寡,遂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儿子(即我的爸爸)身上。为了把儿子拉扯大吃尽苦头、受尽屈辱,所以,爸爸对奶奶很孝顺。可妈妈是大户人家出身,娇纵任性,和奶奶这样的老古董格格不入、水火难容。由于我们家三代单传,守寡的奶奶因为我是男孙而如获至宝、倍加珍视。可是,妈妈跟奶奶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凡是让奶奶遂心如意的,妈妈就要想方设法搞破坏。所以,妈妈一直希望我是个女儿,好让我家“断子绝孙”。这不,在我还没有在这个世上露面前,妈妈就已经早早地把小姑娘家的衣服玩具都准备齐了。然而,等我生下来时发现是个带“把”的,这残酷的现实把她美好的愿望彻底粉碎了。面对生米煮成熟饭的残酷现实,她仍然不甘心,依然要把我当成一个小姑娘来养。给我穿女孩的衣服,扎小辫子,让我玩小姑娘的游戏。妈妈一个人边工作边悉心照料我,我也很乖,所以四岁以前的日子基本上还是很幸福的。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在我长到五岁的时候,我的“克星”出现了——妹妹出生了。这下子,奶奶失望郁闷,妈妈心花怒放,妹妹成了妈妈的掌上明珠,而我则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从此,被妈妈打骂训斥对我来说就成了家常便饭。妈妈经常用手指戳着我的脑门子,厌恶地骂我:“没出息,蠢猪,真是随了你奶奶家的窝囊废遗传!”甚至会抓住我暴打,一边哭一边咆哮着骂:“你这小白眼狼,真是你奶奶养出来的!你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用我的,我要你东,你偏要西!你就是要寻心跟我作对!替你那狗娘养的奶奶气死我!天哪!我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么个不肖的东西啊!?” 我弱小的身体被妈妈推搡得东歪西倒,仇恨的种子就这样埋藏在了心底,我暗暗发誓: “别以为你生了我,就可以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现在我还小,打不过你,等我长大了,看我怎么还你!”

紧接着,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从此以后我几乎连妈妈的影子都见不着了,我被送到了表舅家寄养,直到我高中开始住校。表舅表舅妈虽然供我吃穿,但对我不闻不问,好象我是他们家的累赘。但表舅家的大表哥特别喜欢我,他比我大七岁,与我心心相印,处处呵护着我。与他厮混在一起很快乐,时常让我忘记了被父母抛弃的痛苦。

时光飞逝,我们俩在一张床上耳鬓厮磨地迅速长大,我十岁了,他十七。暑假的一天,我们一起去河边洗澡,脱光衣服时,我惊奇地发现他的下体长满了毛,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冲动突如其来,我的所有感觉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那天晚上,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反正我们玩起了游戏,互相抚弄着对方的身体,玩着玩着,玩出火了……等我完全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欲火焚身不受控制,完全不顾我的低声哀求,靠着一身的蛮力完成了对我的插入……疼痛、耻辱、肮脏、罪恶感混合着极度的快感淹没了我。

我没有哭,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不想失去他。他是我的保护神,是我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他,我在这个世上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这个世界上,我惟一能够信任的人只有他,所以我不愿意伤害他。当然,他也是这么要求我的。我心里甚至认为,他之所以这样对我,是因为他完全信任我,愿意把自己完全交给我。我甚至还很感激他,是他给了我一个我们可以一起共守亲密和隐私的机会。更何况,在与他紧紧拥抱、缠绕在一起的时候,在他温暧的手掌轻柔地抚摸我全身的时候,我深深地陶醉了。那不仅仅是身体的感觉,更是两颗孤寂的灵魂相遇的幸福的感觉,那种水乳交融般温馨的感觉是我父母从来都没有给过我的。

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共守着这个秘密,在共享秘密的过程中迎来了我的青春期。我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并且越来越喜欢及享受那种特别的快感。我身体内某些沉睡的部分慢慢地苏醒过来,我与自己的身体和感觉有了更亲密的接触和交流,我对自己认识得更深刻了。我找回了真我,找到了我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直到高中住校,我才离开表舅家。那时候,我们两个人的灵魂已经缠绕交织在一起了,谁也离不开谁,互相牵挂思念。他曾经骑自行车花几个小时来看我,我们亲密叙谈后总要找机会温存。那种“偷情”般的紧张刺激,从那时起渐渐成为我嗜好的一部分。在我的心里,表哥就是我的初恋情人。我甚至天真地盘算着,怎样才能找理由逃避父母以后的逼婚,与他永远厮守在一起,和他白头偕老。他也对我发过誓,这辈子永远只跟我在一起。

没想到,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他竟然背叛了我,有了其他女人。当时我心中那个愤怒啊!真想把他给杀了!可是,我爱他胜过爱我自己,对他我怎么下得了手呢?于是,我把刀口朝向了自己。一天夜里,寝室熄灯以后,我割脉了。被同学发现,我被送到医院紧急抢救。他得知情况后,立马请假来看我。在病床前,他泪流满面,心疼地亲吻着我手腕上裹着的纱布,怜爱地安慰我。那一刻,他好象突然苍老了十岁。我僵硬的心顿时变得柔软——原来他还是在乎我的。同时,我的心里还冒出了一丝复仇的快意。

后来,因表哥而自杀的事被学校知道了,被传得沸沸扬扬,学校害怕承担风险,不愿意让我再待在学校了。我回到了母亲身边,度过了一段暗无天日的待业日子。那时妹妹已经上初中了,活泼可爱,品学兼优,听话懂事,是母亲挂在嘴边的骄傲,向人炫耀的资本。母亲常对人说:“你说说,这两个孩子,都是从我生出来的,怎么他就差别这么大呢?

暑假过后,我再次回到学校,不过是在另外一个学校复读。这次,我发誓要考上大学。

在这所高中,有一个清纯忧郁柔弱的女孩对我情窦初开。她性格内向,多愁善感,有点像林黛玉,而且成绩很好,冰雪聪明。看得出来她好象对我情有独钟,我对她也很有好感。我们在一起交谈很投缘,彼此不用多说什么,就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那时候,班里就有了对我俩关系的流言蜚语。但我大部分感情基本上都在表哥身上,对“林黛玉”的感觉并没有超越一个精神知己的程度。在我的心里,她没有生理性别,只是一个能够理解我,与我谈得来的好朋友而已。不过,“林黛玉”可不知道我的小秘密,还以为我也深爱着她,只是深沉含蓄,不善表达而已。

在我最孤寂黑暗的那段时间里,“林黛玉”依然对我朝思暮想,含情脉脉地给我写信、鼓励我、开导我。她是我寂寞的心灵天空里一颗熠熠闪亮的星星。有一天,女孩终于鼓足了勇气向我表白了。我没想到女孩能有这个胆量,当即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直接拒绝她吗?实在于心不忍,怕她受到伤害。一个女孩子,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向我表白,把自己脆弱而毫无设防的心完全向我敞开,我怎么能够忍心在她柔弱的心上扎把刀呢?如果把真相向她和盘托出,说自己对她其实不感兴趣,只是在利用她,那她会怎么看我呢?另外出于私心,我也不想就此失去她,毕竟有这样一个灵魂知己多不容易。思前想后,我只好以自己还前程未卜为名,先模棱两可地给她留下了一个希望。

后来,由于父母催促我找对象,为了更好地对父母隐瞒真相,我只好将错就错地拿女孩做幌子,假装和她谈起了恋爱。再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了内疚的折磨,向女孩提出了分手。因为我没能拿出什么正当的分手理由,尽管女孩痛苦得肝肠寸断,但仍然心存幻想,一直痴情地等着我回心转意。无奈之下,我只好找碴狠心地和她切断了一切联系。多年以后,我偶然听到她自杀的消息。由于听说她始终都没有找过男朋友,我就猜测她的死应该和我有关。

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封存在记忆的储藏室里再也不愿去触及了,很久以来,连我自己都以为这件事已经被彻底地遗忘了。然而,在不久前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女孩子的冤魂已经两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把我折磨得寝食难安、心神不宁。

心理分析

来访者性取向偏离正常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与童年时代被表哥诱奸有关。一个十岁的男孩,性心理层面还基本停留在潜伏期的状态。而那次儿童性游戏的“出火”,本来很可能只是出于好奇的探索或依恋关系的满足,却使得还没有来得及真正建立起性意识的他被提前“唤醒”了。于是,在强烈的生理和心理冲击下,“性感”这个本来很模糊的概念,就这样和一个同性建立了关联。这样的联系不断地被重复强化,直至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化反应而固着下来。但随着他生理上的日渐成熟,男性激素同时也自然而然地产生,使得他的性取向也同时朝向异性。于是,在两种冲动的交互影响下,他就产生了现在的性别取向的混乱,但偏向同性占优势。

第二,妈妈从小就把他当女孩来养。穿女孩的衣服、扮女孩的姿态、玩女孩的游戏,这样会潜移默化地使他认同女孩。

第三,幼小的他,为了得到妈妈的爱,他会自动扭曲自己来迎合妈妈。妈妈喜欢女孩,所以他潜意识就希望自己是女孩。他的生命是妈妈给的,他身上流着妈妈的血,而妈妈与奶奶是死对头,所以他潜意识会与妈妈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让自己永远不成为一个男人,并且让自己的生活很失败并一塌糊涂,来帮助妈妈打败奶奶。

第四,他仇恨妹妹,因为妹妹夺走了属于他的母爱。他下意识中把所有的同辈女人都投射成了妹妹,报复妹妹就是要跟她争夺男人的爱情,所以他跟天下女人争夺男人的爱情,与男人谈恋爱。

第五,自从有了妹妹以后,妈妈就抛弃了他,打他、骂他、羞辱他,所以他也仇恨妈妈。他内心里有一个声音:“我要打败妈妈!她讨厌什么,我就干什么!”妈妈讨厌男人,他就喜欢男人。他心里还有一个反抗的声音:“妈妈,你自我感觉那么好,行啊!那就让你自己打自己嘴巴好了!我就是你自己生出来的窝囊废,我就是要给你抹黑,丢你面子!你那么欺负爸爸,让爸爸一辈子都没像样地做过男人,我就是要替爸爸讨回公道,我就是要喜欢男人!”

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专家:他不停地搞一夜情,其实是想要报复自己心里那个不守约的表哥,他不能原谅表哥的负心。另一方面他又不忍放弃对表哥的爱,于是下意识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表哥的怨恨和忠诚。用爱与恨来继续维系和表哥的情感联结,就像是在表达:我要用恩恩怨怨来缠着你,我和你没完!

他因为那个女孩的自杀而内疚自责,觉得是自己害死了那个女孩。他需要明白:一个人通常会在他最痛苦的那个阶段自杀。而女孩子并没有在那个时期自杀,所以他的无情无义不是女孩自杀的直接原因,最多是间接原因。一定是后来还有什么事件在她的生活中发生,让她彻底绝望,所以就自杀了。每个人的思维模式决定了他将会走在什么样的人生轨道上,性格决定命运,这个女孩的性格就决定了她自杀的命运。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往往是许多因缘共同导致的。我们应该承担起属于我们的那些责任,但对于那些属于别人的东西,我们不必非得抢过来担上,那不是高尚。

如果一个来访者被确定是一位同性恋者,你不要期待有这样一个结局:经过你的心理咨询或治疗,他终于转变成了异性恋者,结婚生子,夫妻恩爱,并发自内心地“金盆洗手”。“同志圈”中普遍认为:一旦打上了“同志”这个烙印,那么这样的身份几乎是终生无法逃脱的,或者更确切地说,也没有几个人愿意逃脱。最终比较健康的结局只能是接受自己,快乐地生活。
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或催眠心理治疗就是引导人找到一个真实的自己,重新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接纳自己,为自己的存在状态作出选择,只要这个选择没有给其他生命带来妨碍和伤害;只要这个生命诚实而自愿地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与众不同”不是罪。心理咨询师真正该为他们做的事情,是帮助他们寻找、发现和不断接近自己生命本来的样子,从心理上认识它和接纳它。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特的,咨询师的任务不是去改造这个生命,而是去关注、陪伴和启发来访者找到属于自己生命的那粒种子,并鼓励协助它成长。

通过心理咨询或治疗“转变”性取向只适用于另一种情形,那就是来访者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只是后天成长过程中的某种障碍或机缘,把他扭曲成一名同性恋者的样子。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