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随笔

抑郁的背后往往有许多隐藏的愤怒

深圳心理咨询与催眠心理治疗专家黄丽娟

 

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中心案例:一天,一位美得超凡脱俗的女子走进了心理咨询室,她的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雪白轻盈的裙子,乌黑油亮的长发,白净得缺少血色的脸上有一双轻雾笼罩的眼睛,眼神迷离而遥远,身体柔弱得像没有重量一样,轻轻飘落在椅子上。她26岁,已婚,大学文化。

来访者自述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痛苦,只是觉得生活很没意思,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总感到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早晨醒来,甚至都没有力气起床、洗漱和梳头。我很懒,经常长时间地坐在梳妆镜前发呆,有时突然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睡眠也不好,一直是靠吃安眠药维持的,即使吃安眠药,睡眠也很浅,而且常常噩梦连连。从梦中惊醒后,就很难再睡着,睁着眼睛看窗外黑暗的房子像鬼影一样。就这样一直熬着等到天亮,然后又开始了另一个漫长而阴郁的日子。

我几乎没有想吃东西的欲望,如果不是别人要我吃,我自己从来不会想到要去吃饭,也没有饿的感觉。吃饭对我来说,是一种例行公事,什么味道都没有。

很多人觉得我很幸福,老公可以挣大把大把的钱,不需要我去工作。为了让自己有点用处,我也曾找过一些工作。曾做过财务,做过文秘等,但多数时候很不称职,所以老板对我很不满意。有时候,是我对老板不满意。无论什么工作我都很难做长久,也觉得没意思。老公对我很好,但我对他没感觉。他举止不雅,不解风情,永远是那副俗不可耐的样子。虽然我们是夫妻,可是我发现,他不明白我都在想什么,我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感受。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但是,我感觉我们好象距离很遥远。在心理上我们根本就没有结婚,也没有认识,好象是陌生人。

我真想遁入空门,我曾去学过佛,懂得了四大皆空真的!一切真的是那么空。不过,我没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让自己解脱。我曾割过腕,并不觉得痛,刀子割下去,感觉血像房檐的雨水一样,沿着手指缓缓流下去。我的心灵在一天天地腐朽,甚至都能闻到身上发出的发霉腐烂的气味。

成长经历

我是独生女。父亲性格温和懦弱,很宠爱和包容我;母亲很强势霸道,爱憎分明,也很宠爱我。但如果我犯了错误,她会严厉地训斥我,甚至完全不留情面。比如有一次,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妈妈生气了,竟然把我最喜欢的东西摔了一地,并且用凶狠的声音说:“我看你敢不敢再捡?”。妈妈很轻视爸爸,觉得爸爸无才无能,没事业心,给她丢脸。爸爸在妈妈面前是个弱者,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甚至会在我面前哭诉。有时我能感觉到妈妈因为爸爸对我表示亲昵而嫉妒。

我的童年在孤独寂寞中度过。父母不让我随便与别的小朋友玩,说那些小孩很脏,习惯不好,怕我受他们影响。我被当作小公主一样照顾、宠爱,但我并不快乐,因为他们不尊重我的意见,总说我不懂事,总把他们认为好的东西强加给我。当然,我不会反抗,只会表现得很乖、很听话。

高中毕业时我想报考时装设计或是美术专业,但母亲没经我同意就替我填报了会计专业,读大学的时候我感到很痛苦无聊也很无奈。

我觉得自己很多方面的能力很差。比如不擅长与人交往;没有独立生活能力;做事没有毅力等。我现在的老公也是父母做主安排的,他对我很好。父母说这样的人有责任感,靠得住,我觉得也是,但我对他就是爱不起来。我的心里有着另外一个“白马王子”,我与心目中的那个“他”只有很短暂的偶遇,但是在我的心灵世界里全是与他有关的浪漫甜蜜的幻想。

心理分析

由于父母对她过度溺爱,在生活上包办代替,导致她独立生活能力差,没有自信,自我价值感低,适应不了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因而活在自我封闭的世界里,与他人与社会的关系脱节,生活空虚,最终陷入抑郁。

抑郁的背后,往往有许多隐藏的愤怒。母亲虽然很爱她,但把她当做宠物一样对待,不尊重她的个人意志,不允许她按照自己的意愿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表面上她对父母的安排很满意,但是在潜意识中,一定会非常的愤怒。她抱怨大学生活过得痛苦、无聊和无奈,因为大学的专业是父母为她选择的,这就像是在控诉父母为她所作的糟糕选择。她用自己的抑郁来控诉:“看,都是你们把我害成这样的!” 在描述割腕自杀时,她感觉“血像房檐的雨水一样,沿着手指缓缓流下去。”仿佛是一位诗人在描述一个风景,让人感到可怜而又可怕,如此平静的控诉、平静的怨恨。 

她的母亲很强势,瞧不起父亲,父亲经常受气。她不愿意看到父母之间的冲突表面化、激烈化,更担心他们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她要牺牲自己在父母之间搭建一座沟通和解的桥梁,让自己变得乖巧可爱,让自己得抑郁症来维持这个家庭表面的和谐。她担心自己一旦脱离了这个家庭,父母之间的矛盾就会激化。

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父母给她选择了一个老实憨厚的丈夫,把保护她的责任转交给了这个人。这个人不懂浪漫情调,更不解风花雪月,只知道勤勤恳恳地工作挣钱。她父母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男人做女婿,是因为他是一个“没用”的男人,以便父母能够继续保持对女儿的精神控制。她虽然不满意父母给她安排的婚姻,但是她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她习惯了生活在父母给她设计好的城堡里。在里面可以遮风蔽雨,吃用不愁,还可以像公主一样得到照顾,这些都是她所留恋的,所以她愿意做父母希望的样子。她甚至也很享受自己的抑郁,因为当她抑郁的时候,大家会更加关心体贴她、安慰照顾她,免除她的一切责任,原谅她的所有错误。因抑郁而获益,因获益而拒绝痊愈,这个现象是普遍存在的。

有时候她也想挣脱父母的控制,但是她更害怕新的生活。离开了父母,外面的世界会有很多危险,旧的生活虽然有痛苦,但那些痛苦是她所习惯的,她知道如何忍受。而新的生活是她所不熟悉的,即便是幸福,也是她不知道如何面对的。

她没有能力去追求自己理想的爱情,又不满意父母给她安排的婚姻,所以她只能在虚幻中寻找满足。她不断地在梦中与自己的“白马王子”约会。梦中的那个人虽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是对她来说,“他”不过是一个梦,一个她所创造的梦。梦中的人有个特点,就是“你想要他有多好,他就有多好”,因而梦总是让人向往的,但唯有现实才是最安全而可靠的。

深圳灵通心理咨询专家: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经历合理的反叛,这表明他在争取成为自己。如果这个反叛一直受到强硬的压制,不能获得成功,就会变成心理障碍。抑郁症就是一种象征性的反叛,与成长的反叛不同,抑郁的反叛不是要成为自己,而是不知道如何成为自己以至毁掉自己。

 

通讯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红岭中路南国大厦2栋21F     电话/手机:13530198979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灵通协作心理咨询师 All Rights 粤ICP备07512299号 Reserved